四大醜女之孟光

四大醜女之孟光

傳統文化
 

編譯:Michelle Guo

説到「舉案齊眉」這個成語,可能大家的腦海中都會出現這樣一幅畫面:溫柔美麗的妻子,恭敬的捧著裝滿飯菜的小案台,請勞累了一天的夫君用餐。您是否知道,「舉案齊眉」是來自歷史上真實的故事,而故事中的妻子,不是什麽婉約美女,而是中國歷史上的四大醜女之一:孟光。她雖沒有花容月貌,卻因其賢德恭敬、淡薄名利,而名留史冊,成爲人妻典範。

據《後漢書》及《續烈女傳》記載,孟光是東漢時扶風(今陝西咸陽西北)孟氏之女,本名不詳。她不僅相貌黑丑,而且身材粗胖、力大無比,能舉起石臼,但是她的德行修爲卻為鄉里稱道。古有重德輕色之風,因此不少人家慕其德名,前來提親,可是都被孟光拒絕了。直到三十歲,還待字閨中。

父母自然心急,追問她爲什麽拒絕提親,她説:「欲得賢如梁伯鸞者。」原來,她心中早已有了理想的對象。那麽,這位梁伯鸞是什麽人呢?

梁鴻,字伯鸞,同爲扶風平陵人。他少年時同任職城門校尉的父親居住在北方,不幸幼年喪父。他雖家貧,卻堅守節操,而且博覽群書,無所不通。

因爲梁鴻才德兼備,當地不少大戶人家願意招他為婿,可他卻一概謝絕了。後來他聽説了孟光敬慕他的賢德,就下聘禮迎娶孟光為妻。婚禮前夕,孟光不像別的女子那樣忙著準備衣服首飾,卻準備了布衣、麻鞋,還有織布用的籮筐、麻綫等,別人都覺的很奇怪。一直到出嫁那天,她才梳妝打扮,換上了華麗的新娘衣裝。

誰知進門七日,梁鴻竟然對新娘不理不睬,連話也不肯說一句。這天孟光跪在地上,問到:「我聽説夫子高義,拒絕了不少親事。妾也回絕了幾家的提親。現在您不知爲什麽責怪于我,因此我來向您請罪。」梁鴻說:「我要娶的夫人,是穿著粗布褐衣,能與我歸隱山林的人。你如今穿著綾羅綢緞,敷著脂粉,豈是我梁鴻心目中的妻子?」

孟光微笑著說:「我這樣穿戴,其實是要考驗夫子的志向呀。妾怎會沒有隱居的衣服呢?」於是她換上布衣,把頭髮盤成樸素的椎髻,開始操持家務。梁鴻大喜:「這才真是我梁鴻妻子呢!」於是梁鴻為妻子起名為孟光,字德曜。

婚後不久,一日孟光對梁鴻說:「我常聽説夫子有志歸隱,爲何至今沒有實行?難道您要俯首屈就,入仕為官嗎?」梁鴻說:「你提醒的很對。」於是二人同入霸陵山中隱居,過起了男耕女織的生活,閒來誦讀詩書,彈琴自娛。

後來梁鴻因事路過京師,見到朝廷奢侈而民生艱辛,做歌慨嘆,因而得罪了皇上,不得已改名換姓,與妻子先避於齊魯一帶,後前往吳地。在吳地,夫妻倆寄居在大戶人家皋伯通家,梁鴻爲人做佣工,舂米爲生。每天下工歸來,孟光必為梁鴻精心準備好飯菜,雙手高舉放飲食的小案,恭恭敬敬的俯首獻上,不敢仰視夫君。

這個情景被皋伯通看到了,覺的非常驚異:「一個身份卑微的佣工,竟能讓妻子如此敬重,必不是凡俗之人。」於是皋伯通厚待梁鴻,將他安排到正屋居住。在此期間,梁鴻撰寫了十餘篇著作,皆爲傳世佳作。

梁鴻、孟光二人都懷隱逸出塵之志,他們擇偶不看容貌,不計財產地位,唯一的考量就是對方的德行與操守。因此他們志同道合、相敬如賓,可謂是天賜良緣,為後世留下了一段夫隱婦隨、淡泊名利、相敬相知的佳話。他們的故事被收入《後漢書》的記錄隱逸高士<逸民列傳>中,流傳青史。在今天這個衆人只問顏值、存款不計心性、德行的時代,梁、孟夫妻那隱于山林的清雅、那舂米椎髻的怡然、那舉案齊眉的誠敬,格外令人神往。

 

platform: web theme id: 1757 country_code: tw